本故事已由作者:猪蹄小黄花,授权天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公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深夜有情”获得正当转授权公布,侵权必究。

1

我,唐尧宝,一个寂寂无名的漫画家。

文学才女尧美凤女士对于我的普通感应忧闷。

我抚慰她,画家都是这样,生前没有人搭理,死后就好了,就会成为香饽饽,例如梵高。以是,不要忧郁,以后到了地下,我一定给她过上好的生涯。

她往我嘴里塞了片柠檬说:“小嘴叭叭,文章又写得狗屁不通,不知道你这脑壳怎么长的。”

我摸摸脑壳说:“要不,你让外公把我脑颅打开,满足下你的求知欲?”

“行了,别在这贫了,赶快把饭送去医院给你外公和智霄。”

作为一个漫画家,理想是我的一样平常。

我理想过许多器械,好比当一个市侩,发家致富;当一个绝色尤物,祸国殃民。

可是,我从没理想过再次见到蔺晟会是什么样的场景。

蔺晟,一个我遥不能及的人。

现在,单人病房门口,他一身白大褂,一张脸跟白大褂相映衬,仙气飘飘,满身禁欲气息,有如天神从天而降。

我光着脚坐在一个男子的病床上,嘴里嚼着苹果,手里拎着串葡萄,满脑子问号。

大白天的,我怎么就最先做梦了?

“唐尧宝!”

“你坐在别人病床干什么?我早年怎么教你的?还不快下来。”

两三句话下来,我已经被吓得哆嗦,猛跳下床,光着脚站在地面。

蔺晟一直是个常温的人,他早年几乎没有叫过我的全名,更别说高声呵叱。

“哈哈哈!”

“我不让你上来,你非要挤上来。床单都给你坐皱了。”宁智霄一脸幸灾乐祸。

“蔺医生,我女朋友不懂事,你别见责。我转头一定重新教她。”

蔺晟扫了一眼我刚坐过的位置,转头跟宁智霄交接手术前的注意事项。

宁智霄指着我说:“我记不了。您直接跟家族说。”

蔺晟顿了一下说:“那我们去办公室说,不打扰宁先生休息了。”

蔺晟一到办公室,倒了杯水给我,指了办公桌前的椅子让我坐下,自己坐在办公桌后刷刷地写器械。

我喝着水,憋着一肚子问题不知道从哪问起,来来回回琢磨。

“多大人了,还咬杯子。”我还没反映过来,蔺晟已经伸手将纸杯子从我嘴巴抽走,放到一旁,看着我说:“有事想问我?”

我小鸡啄米似地猛颔首。

“蔺晟哥哥,你怎么会突然泛起在这里?我都嫌疑我是在做梦。”终于问了出来,一身轻松。

蔺晟眉头微皱,面部脸色紧绷,徐徐问:“你不高兴?”

我马上摇头,他像松了一口气,揉揉眉头,拿起水杯。
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欧博app下载:开启你身体的钥匙原来藏在我手中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